当归是味药

行止由心。
这里齐案,BG痴迷患者,游离于乙女、游戏、中国圈

想写君名的换身体的信昭梗,并没有摸欧派什么的

“你说你喜欢我?

不好意思我喜欢韩信。”

楼上韩信,的这种感觉吧,图我乱画的,看看就好。

lio是一只狮子:

过气网红——某王姓小姐

隔壁老王x

明天画桑巴妲己

先放个小图,大图以后看心情放

关于新皮肤的一些看法

山吹森子:

从王者荣耀这个游戏来看,它并不是一个剧情性很强的游戏,或者说剧情对于玩那个角色一点影响都没有。所以很少会有小伙伴想要去细究剧情,大家玩游戏图的就是个乐子,谁想去做阅读理解啦。


于是背景故事中,韩信的成为祭品的未婚妻,也就很少能够被猜测到是王昭君。


这样一来官方就钻了个空子:反正也没人care不明显的cp,所以谁和谁配对我说了算喽。


于是就有了高颜值的小哥哥们的cp。


结果咱的官方真爱搞事情,出了个亲密度关系,于是韩信和王昭君这对cp忽然间被挖掘,但是官方之前搞了高颜值小哥哥们的cp,于是各家粉儿都是很心塞,很气愤。


再之后,咱们的官方是不怕事儿的杠把子,来了个新皮肤。


暂且不说别的,两款皮肤的名字的确很容易让人深思里面的含义。这就让大家更气愤了,自己喜欢的角色,因为亲密度,因为皮肤,被推上风口浪尖,甚至要背锅,被骂。


角色很无辜,这是官方搞的事情,他们也不想和自己的朋友们搞出个情深深雨蒙蒙的八点档N脚虐恋。


所以朋友们,冷静,别因为官方搞事拆了自家cp就去闹,官方搞事情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不把角色当人看,只拿他们当赚钱工具,咱不能,咱既然喜欢角色,喜欢cp,那咱们就踏踏实实爱,别给他们招黑。


官方爱怎么搞怎么搞,咱该吃粮吃粮,该产粮产粮,该怼ky怼ky。


对于ky们,我表示,我爱的角色和cp,你们爱看看,不看滚。我爱的角色和cp,轮不到你们抹黑。


以上。

我找到ipad的草稿了,可是。
这是什么鬼啊???我大早上起来写的草稿全没了??
先是手机没了,后是草稿没了,又是ky来了
我真是没爱了

受伤心累不想说什么

一颗明亮的太阳:

那什么…官方太会搞事了这也没办法,咱们大家也老绝望了…但是信昭的确是官配这没办法…反正我就是想替那些理智的信白粉说句话(虽然我不萌这对)…求求你们别在信昭白昭底下刷信白或者诋毁昭君小姐姐,真的,招黑

《红蓝家训》

信昭好啊信昭好!!!

山吹森子:

cp:信昭
先感谢下英雄们友情客串www
以及玩了韩信的cv梗XD


家训一:蓝爸爸是昭君的


务必记得,蓝爸爸是昭君的。


“你的脑袋里,好像少了些什么。”


韩信甩枪,迫使狄仁杰让步。


狄仁杰翻了个白眼,说:“对,少了你说的蓝是王昭君姑娘的。”


“废话。你一个射手拿什么蓝,蓝当然是法师的。”


“我也没看你把蓝让给女皇大人。”


韩信十分耿直的表示:“队里没有嫱儿,我为什么要留蓝?”


“好好好你有cp你有理。”


所以请牢记,如果韩信和王昭君同队,看到韩信打蓝,若你是队友,不要抢,请去找王昭君。若你是敌人,不要殴打他,请等待,加上一些策略,你将收获击杀韩信与双杀王昭君。


当然,你也很有可能被韩信反过来殴打,如果王昭君掉了血,你会被打得更惨。


家训二:飘雪花的保护罩不能破


中路,王昭君和太乙真人相遇。


这就很尴尬了。


太乙真人也不想这么尴尬,但是很尴尬,毕竟他只是路过,并不想和王昭君1v2,可是看自家塔的血量,不管是不是路过,他都不能路过。


太乙真人看见沉迷打野的韩信了,以至于他不由得回想起来,前几天韩信因为沉迷打野而疏忽了王昭君,以至于不得不迅速清野外加给自己打工来赚钱买礼品赔罪。


太惨了。


不过他觉得现在他更惨,生存与死亡,这是个问题。


他已经感受到边打野边看向这边的韩信的目光了。


别说掉血,王昭君的罩子只要破了,太乙真人就要躺在炉子上一脸生无可恋的等复活。


太乙真人:我有句新鲜的哪吒来救我一定要讲。


家训三:必将百倍奉还


总的来说就是,对敌人是掉一丝血就要把你殴打到丝血或者死亡。


对王昭君,当然是王昭君拥抱他一下就需要脑补dokidoki的开轮船剧情。


污浊(掩面)

捣的就是你的蛋

#内含狄芳,白狐,备香,信昭#
#黑猫爱糖果x阴阳师,女仆咖啡x范白,黑帮教父x蔷薇恋人,教廷特使x精灵公主#
#可能会有邦良和亚安#
#有私设#
#放晚了果咩#

0.
韩信小时候遇见过一个小姑娘,
是在被教堂收养前。

整个庄的人都被吸血鬼杀害,
只有他,被藏的好好的。
奇怪,他这样想着,大家怎么都躺在地上?
“那群肮脏的家伙走了么…也不知有没有幸存者……”
“艾琳姐姐,你看!”
远处有一个精灵女武神,带着一个小小的精灵姑娘,小姑娘眼神很好,一眼就看见了跪倒在路边的韩信。
艾琳见到韩信,前手立刻将小女孩拉到身后,后手摸上了背上的弓箭。
小女孩却悄咪咪地绕过艾琳,一路蹦哒到韩信身边。
韩信微微抬头看了她一眼,又低下头不知在想什么。
小女孩以为他是很伤心,张开了双臂——
“别怕!”
无助的少年闻到了森林的味道,感受到了暖暖的怀抱——那是能融化他给自己建造的寒冰堡垒的温暖。
女孩金色的长发与他浅黄的发纠缠在一起,就像他们的未来一样。
眼睛忽然模糊了起来,好像是眼泪呢。

1.
“不给糖,就捣蛋!”
狄仁杰刚打开门,就看见一个蓝发少年站在门前,张开双手拦着他不让出。
他认识这个少年,是住在隔壁妲己咖啡店的小家伙,一般白天见不着啊……怎么今天大白天的就跑到他这堵着了。
狄仁杰抬头望天,哦,晚上了。
“让开。”
“不行!要给糖!”
少年说罢,嘴角裂开不怀好意的笑,就直接扑上狄仁杰的腰上,拳头直至狄仁杰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
“说了不给糖就捣蛋的,就问你给不给。”

2.
孙尚香一进咖啡店,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味,
“好香!”
可是没人回应她。
有点奇怪,一般来说妲己都会说上一句“今天也来了呀”?她转身从窗户看向外面,嗯?李白啊,他怎么跟那个白痴教父在一起……等等!他手上的狐狸!?

3.
王昭君的医馆来了个小客人,
“精灵小姐!!”
“小客人”一路小跑过来,双马尾在她身边一蹦一跳的,倒是可爱。
“嘘——别让别人听见了。”
王昭君一听安琪拉这么叫她,到有些紧张,毕竟现在精灵对人类来说很少见,她可不想搞大新闻。
“放心啦,精灵小姐~我不会乱说的,不过……”
安琪拉推了推眼镜,眯了眯火焰般的眼,
“你的耳朵今天有点不对劲哦。”
王昭君有些奇怪,伸手轻轻碰了碰自己的耳朵。尖尖的……

“噫!!”

4.
“我的耳朵?怎么会这样……”
李元芳赶紧停下攻击(哦。ji)狄仁杰,抬手抓住了自己的帽子上的猫耳朵,真是的触感让他相信面前的阴阳师说的话是真的,可这不可能啊。蓝发少年越想越歪……
猫妖的耳朵跟精灵一样是很重要的啊!如果被人乱摸的话……
狄仁杰正庆幸自己逃过一劫,
“啊不管了,先给糖!”
结果蓝(???)猫少年插着腰,微笑着对着他伸出手,
“东方人,你都看到我的耳朵了,要代价!”
狄仁杰看着李元芳上演大唐的变脸戏,叹了口气,他做阴阳师那么多年,还从没见过什么妖物在他面前索要糖的啊。
“我身上没有什么糖,只有符咒。”
而且我现在就想收了你。狄仁杰想着。

5.
教堂今天很热闹,虽然只有三个人。
“今天不上班,哈哈!!”
作为教堂一棵草,刘邦今天有些兴奋过头了。
比如:
大早上地就跟踪刘备把他的墨镜给偷了(跟某人学的),
把wuli良良的镜片换成了墨镜(张良:圣殿药丸)
顺便给韩信换了个发型,嗯,你们懂得。
刘季你这样是会被张良控死的。

总之李白和刘备来的时候就看见张良一脸嫌弃地做了个言灵墙只为安静看书,而刘邦可怜兮兮地在外头念叨:“子房我错了子房……你瞅我一眼呗……qwq”
上一秒还qwq的刘邦看见他们进来,魔法少女变身依旧帅气的圣殿之光。
“哦?稀客啊,两位怎么想着来找我们了呀?”
“不是找你,是找韩信的。”
被点名的韩信一边扎头发,一边转过头,
“哈?”

6.
“找我带路就直说嘛。”
韩信打着哈哈,跟着两位,
“说起来我怎么总是闻到一股蔷薇的味道?”
李白忽然贴着刘备闻了闻,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教父。”
刘备只是笑了笑,墨镜下的眼睛看向了一个角落。
“蔷薇...太迷人了,情难自禁,没办法。”

角落里的孙尚香听到这句话,差点就跳出去biubiu了。
什么迷人啦!臭不要脸!!
少女蹲下身,想起昨夜的事,红红的脸颊,心里如苹果糖一样甜蜜。

“喜欢上本小姐是你的福分...哼ヽ(`д´)ノ”

7.
“看!这么多糖!”
黑猫少年举起南瓜头,里面的糖果多得就像他一样可爱,
“我厉害吧?”
王昭君和安琪拉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你是洗劫了多少人啊……”
“就...一个。”
“谁那么大方?!”
“呃,一个新来的,白色头发的东方人。”
安琪拉嘴角不知为何抽搐了一下,那家伙不是出了名的吝啬么?
“是那个叫狄仁杰的阴阳师吧,”
王昭君侧头想了想,
“你跟他关系这么要好么?”
李元芳拆开一颗糖,放进嘴里,
“据说有条件……好甜!”
少年眯起眼睛,嘴里的美味令人神往。
“也对,今天是万圣节,不然你们怎么变成这样了。”
安琪拉翻开她的魔法书,淡淡的说,
“任何邪物都会先出原型哦。”
邪物……
三人一同静了,心里若有所思。
“其实这是间接说我们不是人吧……”

8.
可我并没有变回梅林呢。

就算变回去,那个傻子也不记得我啊。

9.
“所以条件只是找人?”
少年点点头,又摇摇头,
“确切的说,是那群吸血鬼。”
又是他们。
王昭君起身泡了壶红茶,倒茶的手顿住了一瞬间。安琪拉和李元芳是什么人,自然将她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但两人只是互看了一眼,并没有说话。
“嗯?”
安琪拉转头看向了门外,
“狐狸……和蔷薇?”

10.
我真傻,
我特别傻,
我又来犯傻,
我怎么能在太白先生面前犯傻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狐狸,阿不,妲己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她怀疑自己和这位猎魔人先生真的是应了那位阴阳师的话,命里八字犯冲,要么克星要么桃花劫!!偏偏在她变回狐狸的时候碰见李白。
她努力把自己的小脸往尾巴里蹭,试图掩埋自己的窘迫。
李白看她将自己裹得死死的,以为这小家伙怕冷,拉开领子就往里塞。
韩信:“wdm李白这东西会闷死的啊!!”
李白:“我看她是不是冷到了啊?”
韩信面对李白无辜的脸,也说不出什么了。倒是刘备,是不是侧头悄咪咪地看身后,也不知是不是犯了什么症。
韩信表示,带路不如跳舞。

11.
李白很伤心,
李白非常伤心,
李白现在特伤心。
因为?
因为小狐狸跑了,(原来他不知道那是妲己啊)还跑进了一个医馆。
韩信总觉得这个医馆有种熟悉的感觉,便大步走进去,也不顾他们的原本目的。

12.
孙尚香看着韩信和李白陆续走进医馆,本以为刘备也会进去,结果刘备走向了她所在的位置。
十米...九米...八米...七米……
两人的距离越近,女子的心跳就越快。
本小姐...怎么跟恋爱中的人一样啊……
“心跳这么快,在想什么呢?”
成熟男性专属的嗓音在她耳边荡开,湿热的气息在她的颈部挥散。
差点忘了,
孙尚香的心跳渐渐缓和,
这个男人可以看见心跳。

13.
“有要到糖么?”
“...没有。”
“听说有种星空糖,我想邀你一同前往,接受么,美丽的蔷薇小姐?”
男人将帽子摘下,轻轻地放在她手上——
从血液流淌而出的粉嫩的花苞,也被轻轻覆盖。

“好。”
这种细节,总是拒绝不了,哼。

14.
韩信表示他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金发的精灵有些紧张,却瞬间又被冰冷掩盖。
王昭君只想喝杯茶压压惊,
安琪拉与李元芳表示不当第三第四者,就各找各妈(亚瑟难道不是那种比较温柔的设定么)去了。

“昭君……?”
“……”
无论韩信怎么唤她的名字,女子依旧喝茶看风景,呃,仰望星空。
韩信有些懊恼,嘴唇抿为一字,面色渐凉。

王昭君只感觉到风,拂过她的脸颊,代表身份的耳朵被印上了专属的记号。

就像当年,只是场景转换,人物转换,没有温暖的阳光,只有柔情的月色;不是懵懂无知孩子,而是信君不悔的恋人。

“精灵的耳朵,有爱情的意思,对吧?”
男人的眼睛闪着狡猾的光,
爱恶作剧的国士无双,是世间一大奇迹,
“既然我碰了,那你就是我的。”

彩蛋1
“今天不是万圣节吗?”
“……你终于想起来了。”
王昭君放下茶杯,转头认真的看着韩信,
“所以你有糖么?”
韩信点点头,却这么说到:
“你这儿不好放,我倒是有种糖挺好放的。”
“什么糖?”

鱼儿上钩了。
韩信轻轻吻上她的唇,
双唇的接触将两人心里浇上一层蜜。

真的好甜。

彩蛋2
“他们说你叫狄仁杰,对吧?”
少年不知何时起就坐在他的窗边,白发男人却丝毫不在意,仿佛早有预料。
“你要我怎么找那些血族?狄仁杰...”
“叫狄大人。”
啥?
李元芳一脸懵逼,世界变化好快??
“来,马上就告诉你。”
狄仁杰从桌前走到窗边,一手撑着窗沿,低头看着他,嘴边若有若无的笑让李元芳有种不好的预感——
“吃了我的东西,就是我的人,除非你还钱。”
从此,
阴阳师狄仁杰多了个小跟班,
名为欠钱李,不对,李元芳。

end

拖了好久终于发上来了,可喜可贺。
改了好久还是有点怪怪的,莫名其妙的粗长。
然后,别问我白妲备香怎么没后续了,这俩位是有独立短篇的,而这边应该算狄芳信昭的战场。
信昭的粮好像再多写一点,脑洞太大堵不上。
啊,信昭真好。传播邪教,造福你我他。
祝各位考试加油。

非花为心(上)

#双兰#
#花吐症#

“你晓知花吐症么?”

“不晓得。”
小女娃咬了一口手中的花糕,酥软糯香,入口即化,
“姐姐你的手艺还是那么好!”
“是吗?那你捎些回去给爹娘尝尝,若是吃不够,姐姐再做些...”
花木莲稍稍侧头,瞧着院子里的木兰花,似是想到了些什么,脸上泛起笑意。
“姐姐你在瞧甚呢?”
“木兰,姐姐一直在等柴门外的人,叩响铜环。”

“常来寻姐姐玩儿啊。”

等花木兰一步一步地爬上山,辉阳早已西落。
“看来平日里锻炼得不够...”
小小的孩子嘟囔着,慢慢的进了屋子。
那时花木兰十岁。

“木兰,今日你先别去寻木莲了,家中来了客人。”
一位妇女叫下抱着茶叶的花木兰,轻声唤道,
“明日再去,妥么?”
不好。花木兰撅噘嘴,心里想想罢。
“嗯。”

刚回到房间,花木兰赶紧把门筘上,直接从窗户爬了出去。
“我这活儿可不是白练的!”
她不知,今日来的客人,在她今后的日子里是占有多大的地位。

正当府中的人们都焦急地寻人时,两位小主人公在府外大眼瞪小眼——
“你是谁阿?我怎么从没见过。”
这是异口同声。
花木兰果断扭头,抱着茶叶包打算下山。
“……你去哪。”
少年死死的跟着花木兰,
“我叫高长恭。”
花木兰没有回话,继续下山,
高长恭也不急,就在她身后默默跟着。

“花木兰。”
那时花木兰十一,高长恭十四。

“咳咳,咳咳咳咳!”
花木兰刚进屋,就听着女子的咳嗽声。
她不慌不忙的倒了杯温茶,轻轻地走进了里屋。
屋内只有一位坐在床边的女子,若细看,会发现,女子面色苍白,身体单薄,唇红却有些不自然——就像力触皆碎的瓷娃娃。
美貌,却脆弱。

“姐姐,你是患上风寒了?”
花木兰在花木莲的身边坐下,轻拍着她的背,想为她舒缓一会儿。
“风寒...咳咳,木兰……”
“我在。”
“你可晓得花吐症啊...?”
花木莲缓缓张开右手,手中握着的,是一朵小小的,紫蓝的,似蝴蝶般的鸢尾花。

“木兰,若有爱慕之人,无论结果,定要说出来啊。”
“但非花为心,不可像姐姐一样……”
那时,花木兰十四。

当木兰再次来到小院子时,院中早已无人居住。
花木莲被发现去世的时候,
正躺在床上,
鸢尾花的花香充斥整个里屋,
床上的花中人就像睡着了一般,
再也没有睁开眼。
而花木兰,就是发现的人。
那时,花木兰得到了灵剑,十七岁。

花木莲爱慕的人,始终没有出现,
而鸢尾花,是绝望的爱。

上就是这么短小!!可能会有中,也可能直接下。其实上主要是讲木兰是怎么知道花吐症的,和以后会怎么想花吐症的。
其实上我是想写出寒江雪的意境的,但发现文笔不行,果然得加油(இωஇ )

预告(?)占tag致歉

万圣节近期就会把文发上来了
以下:
非花为心(上) 双兰花吐症
捣的就是你的蛋 主信昭(精灵公主x教堂特使) 微其他cp
捣的就是你的蛋 番外 (女仆咖啡x范白)
十万心跳 备香 微玻璃渣(你信吗)
以上,别期待

王者荣耀 双兰

花木兰今天有点小不爽
原因?嗯,
看看她空空如也的脚底,
再看看刚倒下的红爸爸,
你大概就知道为什么了。
“可恶!最讨厌抢buff的人了!!
要是被姐抓到……等着吧!!”

兰陵王今天有点小开心
原因?哦:)
看看花木兰的脚底,
再看看他发着朵蜜光芒的脚底,
你大概就知道为什么了。
“有点蠢噢?那个女人……”

然后花木兰在整场战斗上都小心翼翼的,
原因?因为没有buff
终于花木兰在小团战时摸到别人家红爸爸那,
对着他就是一顿跳跳。
最后一下——
花木兰的脚下出现了一圈红光。
耶!
于是小团战出现了这样一幕——
一个粉发女子在人堆里dei着法师就是一顿打,
也不管周围的敌人也怎么怼她。
法师表示:干嘛打我,我那么聪明伶俐天生丽质难自弃的,吐艳。

兰陵王隐身在草丛里看着那个如同脱缰的疯狗一般的女人,明明他们野区的红还在……那?
卧槽!?
自矜冷面的兰陵王也忍不住暗骂,
这这这,活学活用啊……

花木兰发现,没人偷野了,
但是自家的小脆皮总是在清兵的时候突然死了。
然后她就悄悄的跟着后羿到了上路,
结果清兵时啥也没出现。
嗯……难道是错觉?他们没死?
花木兰这样想着,丝毫没有注意头上的标志。

兰陵王发现后羿在清兵,
刚想一个咸鱼突刺过去,
结果一进草丛就看见花木兰悄咪咪地蹲在那。
兰陵王:哦。

兰陵王 杀人如麻 花木兰
兰陵王 双        杀  后羿
躺枪的后羿表示:MDZZ

好气哦。花木兰想

由于兰陵王总是隐身,花木兰抓不着他,
咱亲爱的花花只好躲着对面蓝爸爸的草丛里。
为什么在蓝爸爸那而不是红爸爸?
因为她认为杀了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不费蓝呢?

不得不说花木兰真相了。
兰陵王刚带着所剩无几的蓝走到buff这,
就被花木兰按在地上跳死了。
花木兰 终结 兰陵王

然后每当花木兰在团战中怼死兰陵王时,
花木兰也会被怼死。

花木兰超郁闷,
“值得吗?”
一道清冷的男声在她耳边响起,
“我死了你也死了。”
花木兰瞬间诈尸顺带原地爆炸好吧只是太激动了:“值得值得!!我的buff没了还可以得到你的buff!!”
兰陵王的面具差点自己飞了。
这世间奇女子颇多,他还从没见过想法这么奇葩,呃,乐观的。

复活后兰陵王赶紧把自家蓝打了,
悄咪咪的摸到花木兰所在的红爸爸那。
嗯…这蠢女人,生的倒是俏丽,挥起剑来还带着俊气……嗯?他怎么开始注意这种东西了?

“嗯?兰陵王你在做什么?”
孙尚香来巡主宰爸爸的时候看见兰陵王一个人蹲在草丛里,
“早上忘吃药所以犯傻了?”
然后一抬头就看见了刷野的花木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兰陵王居然盯着姑娘家看哈哈哈哈哈哈哈单相思啦?还是两情相悦?我就说你俩为啥互怼嘛!!”
“我是准备偷袭!”
“骗鬼吧你!大都没开!”
于是不管输赢如何,兰陵王与花木兰有JQ这事还是传开了。

“长恭你在傻笑啥啊?”
兰陵王刚回想到这,就传来女子清脆的唤声。
他不得失笑:“笑你啊,脸上有东西。”
花木兰一脸懵逼:“woc我刚刚才跟露娜她们开完黑……”
话还没说完就感到唇上一热,
“这里。”
花木兰顿时脸红成安琪拉的火球,
“高长恭你你……!”
兰陵王不顾身旁的人怎样气急,慢条斯理地带上面具。
“有本事你就亲回来。”
“哼!等着!”
啊,真是美好的一天。
兰陵王想着,眼中漫延着笑意。

算烂尾了吧。
因为想快点抽时间码我的信昭(-ι_- )
我的锅。但是双兰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