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瓢机玩家

行止由心。
BG痴迷患者,沉迷于游戏
是女主控,乙女小型户

非花为心(上)

#双兰#
#花吐症#

“你晓知花吐症么?”

“不晓得。”
小女娃咬了一口手中的花糕,酥软糯香,入口即化,
“姐姐你的手艺还是那么好!”
“是吗?那你捎些回去给爹娘尝尝,若是吃不够,姐姐再做些...”
花木莲稍稍侧头,瞧着院子里的木兰花,似是想到了些什么,脸上泛起笑意。
“姐姐你在瞧甚呢?”
“木兰,姐姐一直在等柴门外的人,叩响铜环。”

“常来寻姐姐玩儿啊。”

等花木兰一步一步地爬上山,辉阳早已西落。
“看来平日里锻炼得不够...”
小小的孩子嘟囔着,慢慢的进了屋子。
那时花木兰十岁。

“木兰,今日你先别去寻木莲了,家中来了客人。”
一位妇女叫下抱着茶叶的花木兰,轻声唤道,
“明日再去,妥么?”
不好。花木兰撅噘嘴,心里想想罢。
“嗯。”

刚回到房间,花木兰赶紧把门筘上,直接从窗户爬了出去。
“我这活儿可不是白练的!”
她不知,今日来的客人,在她今后的日子里是占有多大的地位。

正当府中的人们都焦急地寻人时,两位小主人公在府外大眼瞪小眼——
“你是谁阿?我怎么从没见过。”
这是异口同声。
花木兰果断扭头,抱着茶叶包打算下山。
“……你去哪。”
少年死死的跟着花木兰,
“我叫高长恭。”
花木兰没有回话,继续下山,
高长恭也不急,就在她身后默默跟着。

“花木兰。”
那时花木兰十一,高长恭十四。

“咳咳,咳咳咳咳!”
花木兰刚进屋,就听着女子的咳嗽声。
她不慌不忙的倒了杯温茶,轻轻地走进了里屋。
屋内只有一位坐在床边的女子,若细看,会发现,女子面色苍白,身体单薄,唇红却有些不自然——就像力触皆碎的瓷娃娃。
美貌,却脆弱。

“姐姐,你是患上风寒了?”
花木兰在花木莲的身边坐下,轻拍着她的背,想为她舒缓一会儿。
“风寒...咳咳,木兰……”
“我在。”
“你可晓得花吐症啊...?”
花木莲缓缓张开右手,手中握着的,是一朵小小的,紫蓝的,似蝴蝶般的鸢尾花。

“木兰,若有爱慕之人,无论结果,定要说出来啊。”
“但非花为心,不可像姐姐一样……”
那时,花木兰十四。

当木兰再次来到小院子时,院中早已无人居住。
花木莲被发现去世的时候,
正躺在床上,
鸢尾花的花香充斥整个里屋,
床上的花中人就像睡着了一般,
再也没有睁开眼。
而花木兰,就是发现的人。
那时,花木兰得到了灵剑,十七岁。

花木莲爱慕的人,始终没有出现,
而鸢尾花,是绝望的爱。

上就是这么短小!!可能会有中,也可能直接下。其实上主要是讲木兰是怎么知道花吐症的,和以后会怎么想花吐症的。
其实上我是想写出寒江雪的意境的,但发现文笔不行,果然得加油(இωஇ )

王者荣耀 双兰

花木兰今天有点小不爽
原因?嗯,
看看她空空如也的脚底,
再看看刚倒下的红爸爸,
你大概就知道为什么了。
“可恶!最讨厌抢buff的人了!!
要是被姐抓到……等着吧!!”

兰陵王今天有点小开心
原因?哦:)
看看花木兰的脚底,
再看看他发着朵蜜光芒的脚底,
你大概就知道为什么了。
“有点蠢噢?那个女人……”

然后花木兰在整场战斗上都小心翼翼的,
原因?因为没有buff
终于花木兰在小团战时摸到别人家红爸爸那,
对着他就是一顿跳跳。
最后一下——
花木兰的脚下出现了一圈红光。
耶!
于是小团战出现了这样一幕——
一个粉发女子在人堆里dei着法师就是一顿打,
也不管周围的敌人也怎么怼她。
法师表示:干嘛打我,我那么聪明伶俐天生丽质难自弃的,吐艳。

兰陵王隐身在草丛里看着那个如同脱缰的疯狗一般的女人,明明他们野区的红还在……那?
卧槽!?
自矜冷面的兰陵王也忍不住暗骂,
这这这,活学活用啊……

花木兰发现,没人偷野了,
但是自家的小脆皮总是在清兵的时候突然死了。
然后她就悄悄的跟着后羿到了上路,
结果清兵时啥也没出现。
嗯……难道是错觉?他们没死?
花木兰这样想着,丝毫没有注意头上的标志。

兰陵王发现后羿在清兵,
刚想一个咸鱼突刺过去,
结果一进草丛就看见花木兰悄咪咪地蹲在那。
兰陵王:哦。

兰陵王 杀人如麻 花木兰
兰陵王 双        杀  后羿
躺枪的后羿表示:MDZZ

好气哦。花木兰想

由于兰陵王总是隐身,花木兰抓不着他,
咱亲爱的花花只好躲着对面蓝爸爸的草丛里。
为什么在蓝爸爸那而不是红爸爸?
因为她认为杀了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不费蓝呢?

不得不说花木兰真相了。
兰陵王刚带着所剩无几的蓝走到buff这,
就被花木兰按在地上跳死了。
花木兰 终结 兰陵王

然后每当花木兰在团战中怼死兰陵王时,
花木兰也会被怼死。

花木兰超郁闷,
“值得吗?”
一道清冷的男声在她耳边响起,
“我死了你也死了。”
花木兰瞬间诈尸顺带原地爆炸好吧只是太激动了:“值得值得!!我的buff没了还可以得到你的buff!!”
兰陵王的面具差点自己飞了。
这世间奇女子颇多,他还从没见过想法这么奇葩,呃,乐观的。

复活后兰陵王赶紧把自家蓝打了,
悄咪咪的摸到花木兰所在的红爸爸那。
嗯…这蠢女人,生的倒是俏丽,挥起剑来还带着俊气……嗯?他怎么开始注意这种东西了?

“嗯?兰陵王你在做什么?”
孙尚香来巡主宰爸爸的时候看见兰陵王一个人蹲在草丛里,
“早上忘吃药所以犯傻了?”
然后一抬头就看见了刷野的花木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兰陵王居然盯着姑娘家看哈哈哈哈哈哈哈单相思啦?还是两情相悦?我就说你俩为啥互怼嘛!!”
“我是准备偷袭!”
“骗鬼吧你!大都没开!”
于是不管输赢如何,兰陵王与花木兰有JQ这事还是传开了。

“长恭你在傻笑啥啊?”
兰陵王刚回想到这,就传来女子清脆的唤声。
他不得失笑:“笑你啊,脸上有东西。”
花木兰一脸懵逼:“woc我刚刚才跟露娜她们开完黑……”
话还没说完就感到唇上一热,
“这里。”
花木兰顿时脸红成安琪拉的火球,
“高长恭你你……!”
兰陵王不顾身旁的人怎样气急,慢条斯理地带上面具。
“有本事你就亲回来。”
“哼!等着!”
啊,真是美好的一天。
兰陵王想着,眼中漫延着笑意。

算烂尾了吧。
因为想快点抽时间码我的信昭(-ι_- )
我的锅。但是双兰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