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归是味药

行止由心。
这里齐案,BG痴迷患者,游离于乙女、游戏、中国圈

非花为心(上)

#双兰#
#花吐症#

“你晓知花吐症么?”

“不晓得。”
小女娃咬了一口手中的花糕,酥软糯香,入口即化,
“姐姐你的手艺还是那么好!”
“是吗?那你捎些回去给爹娘尝尝,若是吃不够,姐姐再做些...”
花木莲稍稍侧头,瞧着院子里的木兰花,似是想到了些什么,脸上泛起笑意。
“姐姐你在瞧甚呢?”
“木兰,姐姐一直在等柴门外的人,叩响铜环。”

“常来寻姐姐玩儿啊。”

等花木兰一步一步地爬上山,辉阳早已西落。
“看来平日里锻炼得不够...”
小小的孩子嘟囔着,慢慢的进了屋子。
那时花木兰十岁。

“木兰,今日你先别去寻木莲了,家中来了客人。”
一位妇女叫下抱着茶叶的花木兰,轻声唤道,
“明日再去,妥么?”
不好。花木兰撅噘嘴,心里想想罢。
“嗯。”

刚回到房间,花木兰赶紧把门筘上,直接从窗户爬了出去。
“我这活儿可不是白练的!”
她不知,今日来的客人,在她今后的日子里是占有多大的地位。

正当府中的人们都焦急地寻人时,两位小主人公在府外大眼瞪小眼——
“你是谁阿?我怎么从没见过。”
这是异口同声。
花木兰果断扭头,抱着茶叶包打算下山。
“……你去哪。”
少年死死的跟着花木兰,
“我叫高长恭。”
花木兰没有回话,继续下山,
高长恭也不急,就在她身后默默跟着。

“花木兰。”
那时花木兰十一,高长恭十四。

“咳咳,咳咳咳咳!”
花木兰刚进屋,就听着女子的咳嗽声。
她不慌不忙的倒了杯温茶,轻轻地走进了里屋。
屋内只有一位坐在床边的女子,若细看,会发现,女子面色苍白,身体单薄,唇红却有些不自然——就像力触皆碎的瓷娃娃。
美貌,却脆弱。

“姐姐,你是患上风寒了?”
花木兰在花木莲的身边坐下,轻拍着她的背,想为她舒缓一会儿。
“风寒...咳咳,木兰……”
“我在。”
“你可晓得花吐症啊...?”
花木莲缓缓张开右手,手中握着的,是一朵小小的,紫蓝的,似蝴蝶般的鸢尾花。

“木兰,若有爱慕之人,无论结果,定要说出来啊。”
“但非花为心,不可像姐姐一样……”
那时,花木兰十四。

当木兰再次来到小院子时,院中早已无人居住。
花木莲被发现去世的时候,
正躺在床上,
鸢尾花的花香充斥整个里屋,
床上的花中人就像睡着了一般,
再也没有睁开眼。
而花木兰,就是发现的人。
那时,花木兰得到了灵剑,十七岁。

花木莲爱慕的人,始终没有出现,
而鸢尾花,是绝望的爱。

上就是这么短小!!可能会有中,也可能直接下。其实上主要是讲木兰是怎么知道花吐症的,和以后会怎么想花吐症的。
其实上我是想写出寒江雪的意境的,但发现文笔不行,果然得加油(இωஇ )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