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归是味药

行止由心。
这里齐案,BG痴迷患者,游离于乙女、游戏、中国圈

捣的就是你的蛋

#内含狄芳,白狐,备香,信昭#
#黑猫爱糖果x阴阳师,女仆咖啡x范白,黑帮教父x蔷薇恋人,教廷特使x精灵公主#
#可能会有邦良和亚安#
#有私设#
#放晚了果咩#

0.
韩信小时候遇见过一个小姑娘,
是在被教堂收养前。

整个庄的人都被吸血鬼杀害,
只有他,被藏的好好的。
奇怪,他这样想着,大家怎么都躺在地上?
“那群肮脏的家伙走了么…也不知有没有幸存者……”
“艾琳姐姐,你看!”
远处有一个精灵女武神,带着一个小小的精灵姑娘,小姑娘眼神很好,一眼就看见了跪倒在路边的韩信。
艾琳见到韩信,前手立刻将小女孩拉到身后,后手摸上了背上的弓箭。
小女孩却悄咪咪地绕过艾琳,一路蹦哒到韩信身边。
韩信微微抬头看了她一眼,又低下头不知在想什么。
小女孩以为他是很伤心,张开了双臂——
“别怕!”
无助的少年闻到了森林的味道,感受到了暖暖的怀抱——那是能融化他给自己建造的寒冰堡垒的温暖。
女孩金色的长发与他浅黄的发纠缠在一起,就像他们的未来一样。
眼睛忽然模糊了起来,好像是眼泪呢。

1.
“不给糖,就捣蛋!”
狄仁杰刚打开门,就看见一个蓝发少年站在门前,张开双手拦着他不让出。
他认识这个少年,是住在隔壁妲己咖啡店的小家伙,一般白天见不着啊……怎么今天大白天的就跑到他这堵着了。
狄仁杰抬头望天,哦,晚上了。
“让开。”
“不行!要给糖!”
少年说罢,嘴角裂开不怀好意的笑,就直接扑上狄仁杰的腰上,拳头直至狄仁杰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
“说了不给糖就捣蛋的,就问你给不给。”

2.
孙尚香一进咖啡店,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味,
“好香!”
可是没人回应她。
有点奇怪,一般来说妲己都会说上一句“今天也来了呀”?她转身从窗户看向外面,嗯?李白啊,他怎么跟那个白痴教父在一起……等等!他手上的狐狸!?

3.
王昭君的医馆来了个小客人,
“精灵小姐!!”
“小客人”一路小跑过来,双马尾在她身边一蹦一跳的,倒是可爱。
“嘘——别让别人听见了。”
王昭君一听安琪拉这么叫她,到有些紧张,毕竟现在精灵对人类来说很少见,她可不想搞大新闻。
“放心啦,精灵小姐~我不会乱说的,不过……”
安琪拉推了推眼镜,眯了眯火焰般的眼,
“你的耳朵今天有点不对劲哦。”
王昭君有些奇怪,伸手轻轻碰了碰自己的耳朵。尖尖的……

“噫!!”

4.
“我的耳朵?怎么会这样……”
李元芳赶紧停下攻击(哦。ji)狄仁杰,抬手抓住了自己的帽子上的猫耳朵,真是的触感让他相信面前的阴阳师说的话是真的,可这不可能啊。蓝发少年越想越歪……
猫妖的耳朵跟精灵一样是很重要的啊!如果被人乱摸的话……
狄仁杰正庆幸自己逃过一劫,
“啊不管了,先给糖!”
结果蓝(???)猫少年插着腰,微笑着对着他伸出手,
“东方人,你都看到我的耳朵了,要代价!”
狄仁杰看着李元芳上演大唐的变脸戏,叹了口气,他做阴阳师那么多年,还从没见过什么妖物在他面前索要糖的啊。
“我身上没有什么糖,只有符咒。”
而且我现在就想收了你。狄仁杰想着。

5.
教堂今天很热闹,虽然只有三个人。
“今天不上班,哈哈!!”
作为教堂一棵草,刘邦今天有些兴奋过头了。
比如:
大早上地就跟踪刘备把他的墨镜给偷了(跟某人学的),
把wuli良良的镜片换成了墨镜(张良:圣殿药丸)
顺便给韩信换了个发型,嗯,你们懂得。
刘季你这样是会被张良控死的。

总之李白和刘备来的时候就看见张良一脸嫌弃地做了个言灵墙只为安静看书,而刘邦可怜兮兮地在外头念叨:“子房我错了子房……你瞅我一眼呗……qwq”
上一秒还qwq的刘邦看见他们进来,魔法少女变身依旧帅气的圣殿之光。
“哦?稀客啊,两位怎么想着来找我们了呀?”
“不是找你,是找韩信的。”
被点名的韩信一边扎头发,一边转过头,
“哈?”

6.
“找我带路就直说嘛。”
韩信打着哈哈,跟着两位,
“说起来我怎么总是闻到一股蔷薇的味道?”
李白忽然贴着刘备闻了闻,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教父。”
刘备只是笑了笑,墨镜下的眼睛看向了一个角落。
“蔷薇...太迷人了,情难自禁,没办法。”

角落里的孙尚香听到这句话,差点就跳出去biubiu了。
什么迷人啦!臭不要脸!!
少女蹲下身,想起昨夜的事,红红的脸颊,心里如苹果糖一样甜蜜。

“喜欢上本小姐是你的福分...哼ヽ(`д´)ノ”

7.
“看!这么多糖!”
黑猫少年举起南瓜头,里面的糖果多得就像他一样可爱,
“我厉害吧?”
王昭君和安琪拉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你是洗劫了多少人啊……”
“就...一个。”
“谁那么大方?!”
“呃,一个新来的,白色头发的东方人。”
安琪拉嘴角不知为何抽搐了一下,那家伙不是出了名的吝啬么?
“是那个叫狄仁杰的阴阳师吧,”
王昭君侧头想了想,
“你跟他关系这么要好么?”
李元芳拆开一颗糖,放进嘴里,
“据说有条件……好甜!”
少年眯起眼睛,嘴里的美味令人神往。
“也对,今天是万圣节,不然你们怎么变成这样了。”
安琪拉翻开她的魔法书,淡淡的说,
“任何邪物都会先出原型哦。”
邪物……
三人一同静了,心里若有所思。
“其实这是间接说我们不是人吧……”

8.
可我并没有变回梅林呢。

就算变回去,那个傻子也不记得我啊。

9.
“所以条件只是找人?”
少年点点头,又摇摇头,
“确切的说,是那群吸血鬼。”
又是他们。
王昭君起身泡了壶红茶,倒茶的手顿住了一瞬间。安琪拉和李元芳是什么人,自然将她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但两人只是互看了一眼,并没有说话。
“嗯?”
安琪拉转头看向了门外,
“狐狸……和蔷薇?”

10.
我真傻,
我特别傻,
我又来犯傻,
我怎么能在太白先生面前犯傻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狐狸,阿不,妲己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她怀疑自己和这位猎魔人先生真的是应了那位阴阳师的话,命里八字犯冲,要么克星要么桃花劫!!偏偏在她变回狐狸的时候碰见李白。
她努力把自己的小脸往尾巴里蹭,试图掩埋自己的窘迫。
李白看她将自己裹得死死的,以为这小家伙怕冷,拉开领子就往里塞。
韩信:“wdm李白这东西会闷死的啊!!”
李白:“我看她是不是冷到了啊?”
韩信面对李白无辜的脸,也说不出什么了。倒是刘备,是不是侧头悄咪咪地看身后,也不知是不是犯了什么症。
韩信表示,带路不如跳舞。

11.
李白很伤心,
李白非常伤心,
李白现在特伤心。
因为?
因为小狐狸跑了,(原来他不知道那是妲己啊)还跑进了一个医馆。
韩信总觉得这个医馆有种熟悉的感觉,便大步走进去,也不顾他们的原本目的。

12.
孙尚香看着韩信和李白陆续走进医馆,本以为刘备也会进去,结果刘备走向了她所在的位置。
十米...九米...八米...七米……
两人的距离越近,女子的心跳就越快。
本小姐...怎么跟恋爱中的人一样啊……
“心跳这么快,在想什么呢?”
成熟男性专属的嗓音在她耳边荡开,湿热的气息在她的颈部挥散。
差点忘了,
孙尚香的心跳渐渐缓和,
这个男人可以看见心跳。

13.
“有要到糖么?”
“...没有。”
“听说有种星空糖,我想邀你一同前往,接受么,美丽的蔷薇小姐?”
男人将帽子摘下,轻轻地放在她手上——
从血液流淌而出的粉嫩的花苞,也被轻轻覆盖。

“好。”
这种细节,总是拒绝不了,哼。

14.
韩信表示他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金发的精灵有些紧张,却瞬间又被冰冷掩盖。
王昭君只想喝杯茶压压惊,
安琪拉与李元芳表示不当第三第四者,就各找各妈(亚瑟难道不是那种比较温柔的设定么)去了。

“昭君……?”
“……”
无论韩信怎么唤她的名字,女子依旧喝茶看风景,呃,仰望星空。
韩信有些懊恼,嘴唇抿为一字,面色渐凉。

王昭君只感觉到风,拂过她的脸颊,代表身份的耳朵被印上了专属的记号。

就像当年,只是场景转换,人物转换,没有温暖的阳光,只有柔情的月色;不是懵懂无知孩子,而是信君不悔的恋人。

“精灵的耳朵,有爱情的意思,对吧?”
男人的眼睛闪着狡猾的光,
爱恶作剧的国士无双,是世间一大奇迹,
“既然我碰了,那你就是我的。”

彩蛋1
“今天不是万圣节吗?”
“……你终于想起来了。”
王昭君放下茶杯,转头认真的看着韩信,
“所以你有糖么?”
韩信点点头,却这么说到:
“你这儿不好放,我倒是有种糖挺好放的。”
“什么糖?”

鱼儿上钩了。
韩信轻轻吻上她的唇,
双唇的接触将两人心里浇上一层蜜。

真的好甜。

彩蛋2
“他们说你叫狄仁杰,对吧?”
少年不知何时起就坐在他的窗边,白发男人却丝毫不在意,仿佛早有预料。
“你要我怎么找那些血族?狄仁杰...”
“叫狄大人。”
啥?
李元芳一脸懵逼,世界变化好快??
“来,马上就告诉你。”
狄仁杰从桌前走到窗边,一手撑着窗沿,低头看着他,嘴边若有若无的笑让李元芳有种不好的预感——
“吃了我的东西,就是我的人,除非你还钱。”
从此,
阴阳师狄仁杰多了个小跟班,
名为欠钱李,不对,李元芳。

end

拖了好久终于发上来了,可喜可贺。
改了好久还是有点怪怪的,莫名其妙的粗长。
然后,别问我白妲备香怎么没后续了,这俩位是有独立短篇的,而这边应该算狄芳信昭的战场。
信昭的粮好像再多写一点,脑洞太大堵不上。
啊,信昭真好。传播邪教,造福你我他。
祝各位考试加油。

评论(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