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归是味药

行止由心。
这里齐案,BG痴迷患者,游离于乙女、游戏、中国圈

鱼矶 一(鲶尾x女婶)

算是日常吧,?
拉低字数的等等我orz

我,是一个普通的盗墓爱好者,
是一个身世非常非常普通的一个盗墓的。

村子里的人都说,我如果再去带些奇里八怪的东西回去给他们惹麻烦,就打断我的小匕首

——但是前提是我的小匕首是否完好啊!!

我瞪着惨兮兮地卡在铜棺缝里的半片刀,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刀柄,忽然想开始思考人生。

于是我就这样坐在一块石头上,一副思考者的模样。

“噗。”

等等,刚刚好像有人笑了。

我赶紧站起来,看了眼周围,哎不对啊,没有感受到人的气息。

于是我又沉迷于开箱子无法自拔。

但是石头敲,敲也敲不开;
用脚踹,也踹不开;
烧,烧就算了吧。

“啊累死了!”
我一屁股坐在铜棺上,本想好好休息休息,结果那棺不知怎么就开了,结果可想而知——

“哎呀woc!!”
我以为我会坐到一具尸体并将他坐碎来着,可是啥都没坐到,反倒是在坐下来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冰冰凉凉的硬物。

啥玩意啊?

棺内黑糊糊的一片,我的夜视也一般,于是我只能用手去感受。

“啊烫!”

我的手刚碰到棺内,就被如火烧过一般的棺底壁烫的收回了手,但是我不甘心,于是又伸手出去寻找那个凉凉的东西。

手指刚刚好触碰到那个冰凉的物件,就在我想着怎么捞上来时,黑暗被打破了:

“我可以反摸回来的对吧?”

我的眼角抽搐了一下,因为现在,我的亲亲咸猪手上,压着一只像铁一样冰冷的手。

手啊。

“卧槽诈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挖了那么多年的墓,今天老天终于受不了要惩罚我了吗?!

手的主人似乎被惊天地泣鬼神的叫喊吓到了,忽然颤抖了一下,然后捂住了我的嘴。

“嘘,隐藏自己。”

昂?

我刚想扒开他的手,然后听见了脚步声。

“似乎,不在这里。”

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忽然停下来说到,

“嗯,气息消失了。”

“似乎是被带走了。”

“那就交给政府的他们吧。”

脚步声再次响起,属于他们去的气息也渐渐消失。

但是我还是不敢大口呼吸,不是怕他们回来找我麻烦,而是...
卧槽我面前出现了一个漂亮的小姐姐!!
哦不是小姐姐。

我面前的,呃不我上面的这位大兄弟,你啥时候才能放开我啊。

那个“人”似乎听见了我的心声,还真的坐起身让我重获新生。

刚才那两个人说什么呢,政府?被盗窃的,刀剑?

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前几天太无聊就随便替换了一个可怜蛋出去玩儿去了,然后就非常心情愉悦的知道了刀剑被抢夺的事情。

那么,失窃的刀剑在这儿?

我回头看了眼那个大兄弟,忽然懂了。

“你你你你是人是鬼啊?”
我这么问道。

“我是...”

“鲶尾藤四郎。”

我的身后传来了不属于我和鲶尾藤四郎的声音,

“我就说,怎么可能忽然消失呢。”

“那么,请把刀剑交还于我。”

我觉得挺无聊的,虽然我不适合正面刚,但是偷袭啥的还是可以的,毕竟对方这么小看我。

“我的背后就交给你了!那个啥啥鲶鱼。”

“不是鲶鱼是...!”

哈!小菜一碟,我看着我面前的人,为了对他使用能力,只能......

委屈一下你的脸了。

“啊!!”

在给了他一拳后,我抓住了他的脸,

“你,不会记得这些,不会记得我,不会记得鲶尾藤四郎,不会记得你为何来这里,不会记起来了...”

我看着眼前呆滞的人,把手一放,我觉得那个什么鲶鱼一定会非常崇拜我的!

但当我回头看他时,他却一脸兴味,这又不是表演,你拿啥子表情啊喂!

不过嘛...

“嗯,我叫余忌,你也可以叫我鱼鱼,因为他们都这样叫我的......”

鲶尾看着人类少女慢慢地拖着身子走向他,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伸出手,怎么将她稳稳接住的。

“那么...”

付丧神说着一个陌生的名字,

“鱼矶,契约成功......”

我也不知道我睡了多久,我只知道,我是饿醒的。
然后睁眼就看见了一个茶杯,不不不,一个小萝莉,拿着一个茶杯,静静的喝茶。

......咋回事儿啊?








字数超短的一没了!而且我还捞了一个太太跟我联日常一!!耶!!她超可爱的!企划的各位也超可爱!!然后怒招新人来时间使,嘿嘿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