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归是味药

行止由心。
这里齐案,BG痴迷患者,游离于乙女、游戏、中国圈

鱼矶 日常二 (鲶尾x女审)

依旧字数不多,无脑日常呢

啊,今天难得没下雨,看来是个好日子呢,如果能够在草地上野餐也不错呢。

我这么想着,抬头眯着眼看着亮得欢的太阳。

——当然前提是我有没有小判去买便当。

于是我又悲催地继续挖地,没办法为了小判,就算挖个100层那大洋,呃不小判,才够买一两个月这样的粮食,也没事,说不定还能捞刀呢。

不过…… 我转头看了眼跟我一起奋力挖地的鲶尾,发现自己的进度远远不及于他后,只能继续埋头苦干。 有个人陪着还是挺好的~

也不知道挖了多久,我果然还是太懒癌,拉住鲶尾袖角,一屁股坐到地上就开始传播懒细胞:“鲶尾啊,我们别挖了吧。”

鲶尾当然不会像我一样,但他还是遵从我的“意见”坐到了我旁边。

“为什么?”

他在我之前开口,

“您为什么会将自己都后背交给一个刚认识的人呢?”

在战斗中,后背是最重要的,也是最致命的。 这一点,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那你觉得呢?” 我反问他,

“你觉得我为什么会信任你呢?”

鲶尾显然是被问到了,然后就真的沉入思考了。

“……哎等等,不应该是我先问您的吗?!”

鲶尾大概是真的想不出来了,扯回话题,结果发现我已经呼呼大睡。

“其实,大阪城城下什么都没有了。”

他看着地上仅有的几个小判箱。

与周公约会的我无法听见他的话语,他大概只是想将那些话说出口,

“您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曾经的我被召唤多少次了呢?记不清了。”

“以前的记忆不过是些残渣碎片,不比一期哥他们好多少。”

“我也不是没想过改变历史,因为这样,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可是……” 可是如果这样,就不会有后面的大家,就不会有那么多有趣的事,就不会有审神者。

鲶尾低头凑向了沉睡的人,枝叶与阳光的残影被少年模样的付丧神挡在脑后。

他似乎发现了什么,凑的更近了,两人的呼吸在此刻交融,

“装睡是不行的哦。”

一片安静祥和。

“...再不起来我就把小判全拿走,自己买团子了?”

小判!团子!

其实我早就醒了,我本来还想装装睡,偷偷懒的,结果一听见鲶尾的“威胁”,就招架不住了。

“我起来了!醒了醒了!!”

见我没有再装睡,鲶尾也就没有真的带走我所有的小判和团子约会去了。但他还是保持原样,一动也不动。这让我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因为我们的脸都快贴到一起了。

鲶尾发现了我的不自在,还故意对我眨了眨眼。

那对我来说是暴击啊!!

我的内心如同被溯行军连续轰炸了一样,波动极大。

不过...

我看见他眼中流露的笑,心中某种奇妙的律动似乎停不下来了,

他眼中的我还挺帅的!




结果到最后都没有正经呢,我的时间使。
手速完全跟不上其他大佬啊!我这条鲱鱼orz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