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瓢机玩家

请不要

【切刀】银朱

现代架空大学年龄有私设
花店打工妖刀姬x咖啡店打工鬼切
双未觉外貌,无副cp,轻松日常
太长,可以说非常ooc了(都能当现言了)
一点儿也不好吃








这是暑假的最后半个月。
鬼切打工的咖啡店在他租房子的小区旁边一个小巷子口。小巷子那条街古香古色,绿树成荫,偶尔驶过几辆车。咖啡馆是森系小院,店主店员都很友善。

环境不错,房租不贵,打工不累。鬼切穿着白色店员制服趴在桌子上,脸正对着门口,看着玻璃门外的马路,听着店内的音乐,打算就这么度过这个午休。
有点小困,他将脸蹭进臂弯,闭上了眼。

音乐逐渐模糊。

“叮铃”

门上的风铃打破了宁静。

鬼切猛然睁开眼,一抬起头又急忙转开,刚睡醒还未适应正午的日光,尽管树木与门口的女孩已经为他遮掩了不少——

女孩?鬼切回头,而映入眼帘的人,逐渐成型。

她穿了一件嫩黄的围裙,黑色齐膝的短裙露出两边,普通的黑色帆布鞋和白色短袜是休闲套装。同样是白色制服,虽然款式和鬼切的不一样,不过女孩带了个黑色鸭舌帽,黑长直,刘海有些凌乱。

光让她变得有些耀眼又模糊。

女孩长得很好看,而鬼切此刻正在看她的唇,嫩粉的,“看起来软软的。”他轻轻出声。
似乎是因为咖啡店现在没有别的人,就在鬼切对着她的脸发愣时,女孩也用她金色的眼睛直直的看向声音的来源。

鬼切无疑是个帅哥,而此时这位帅哥也用他携着倦意的灰色双眼对上她的双眼。

四目相对。

店外的马路驶过一辆车,打破了两人微妙的小气氛。

妖刀姬抱着花,忽然有点小无措。她挪开视线,率先结束了这场毫无意义的对视。鬼切也反应过来什么,挑了挑眉,想要出口询问她的来意——

“抱歉,打扰到你。我...是来送花的,我叫妖刀姬。贵店在我们花店买了一盆天竺葵......”

她说话有些小声,似乎是怕鬼切听不清,她还放缓了些语速。

鬼切就这么专注看着他刚刚“夸过”的嘴一张一合,
他还是没有完全清醒,连妖刀姬最后在说什么都没有注意听,混混沌沌的。

妖刀姬却不这么认为。

面前的疑似店员先生面无表情,眼神也有些看不透。而在她进门前,这位店员先生似乎在午睡。

是不是因为她打扰到他了,他有些起床气?

妖刀姬有些紧张,说的话也越来越小声,直到完全静音。

场面又一度十分微妙。

鬼切似乎终于回过神来 :“抱歉,我有些睡懵了。我是这里的店员,鬼切。谢谢你大老远跑过来送花,辛苦了。”好像有点公式化,他想,会不会让她感觉太生硬?

“就在这条街,不远。”妖刀姬下意识说到。
于是她愣住了,鬼切也愣住了。

妖刀姬反应过来,她觉得就自己这种聊天鬼才,以前不去学交际口才有点可惜。性子冷清话少的姑娘不知道该怎么把话说下去了。

同样性子冷清话少的鬼切觉得他是时候做出下一步了。

他站起身来,走到妖刀姬面前,伸出手想要接过那盆花。

妖刀姬又下意识错开了他伸来的手。
然后她意识到鬼切只是想拿花。

场面再度十分微妙。

妖刀姬觉得自己似乎也被鬼切的倦意传染了,不然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做出这些莫名其妙的反应。

人家忍着起床气好好跟你说话呢,她想。

于是她捧起了花盆,为了掩盖自己的窘迫,把大半张脸遮住,轻声轻语 :“抱歉,花,给你。”尽管她看起来依旧没什么表情。

鬼切高她大半个头,看着她根本没遮住的金色双眼对着他眨了一下,又愣住了。

这是他活了那么多年,第一次在一天内愣了那么多次。他想。

见鬼切没有第一时间接过,妖刀姬原本努力绷起的严肃,也消散了。她抿了抿嘴。

“对不起,你不用忍着气,的确是我没注意时间打扰在先,我”

“我没有起床气。”

店员先生冷不丁打断了妖刀姬的话,他一手虚掩着嘴,声音有些涣散,似乎是在吸气。

鬼切放下手,双手接过了妖刀姬手中的花,轻靠在胸前。表情还是那样淡然,眼神却带了难以察觉的,笑意。

他是笑了吗,妖刀姬想,笑自己没有起床气?

她忽然想,想看看这个店员笑起来的样子。

一定很好看。

在下午的工作时间中,鬼切在被店长吐槽“这天竺葵我买来放柜台你却抱的很开心”后,终于回过神来,套上围裙开始认真工作。

一个店员给了鬼切几包软糖,软软的甜甜的,然后他看见一颗金黄的软糖。鬼迷心窍的轻轻捏在手上,照上亮眼的灯光,金黄的透明软糖在灰色的眼前闪着模糊漂亮的光。

就像被阳光照耀的,她。

鬼切发起了呆,脑子里乱七八糟,最清楚的想法竟是

“我还能不能再次遇见她?”

妖刀姬糊着脑袋出了咖啡店门,满脑子都是在脑补鬼切笑起来的模样。

想着想着,走着走着,她站住不动了。

少女依旧是面无表情,她抬起头看着顶上的树,脸颊微微的泛红,眼睛像是浇了层蜜,闪着光。她感到心跳有点快,万一中暑就不好了。

妖刀姬快步向前走,希望带起一些微风,她总觉得这个中午过于热了。

花店里有花花草草还是很凉爽的,妖刀姬理着剩下的花,有了想法。

下次有机会,送束花给人家以表歉意?



夜晚,鬼切背着包,向着小区走去。
夏夜的微风很凉爽,后天天就要回校了,鬼切吹着风看着手机边走边翻课件,偶尔抬头看两眼路。就在快要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莫名熟悉的身影。

还是那个黑色的鸭舌帽,还是那套白衬衫黑短裙。

原来不是制服啊,鬼切想。

妖刀姬也发现了他,她的脚步一顿,抱着怀中芍药花的手也一紧。

两人四目相对。

妖刀姬直直的看着鬼切,鬼切眨了眨眼。

“我...”
“你...”

两人同时出声,又同时止住嘴。

“哈哈。”

女孩儿忍不住低着头笑出了声,然后她呆住了。她似乎,很久很久,没有笑过了。妖刀姬一瞬间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漠脸,她抬起头,紧攥着花的手缓缓放松——

因为鬼切也是笑着的。

他笑起来是真的很好看啊,妖刀姬想。
他的眼睛就这么看着她,原本冷硬的表情变得舒坦。
那个笑容,那个眼神,温柔,令她舒适,

直击心脏。


其实在那次初次见面的这之后半个月,他们也不是没有再见过。不过送花时短短的一瞥,偶尔无言的交接。

比如,鬼切买了一小袋柠檬软糖,在妖刀姬要走时悄悄放在她放花束的花篮里。
再比如,妖刀姬在软糖那次之后,每次送花在鬼切睡觉的桌上放的不一样的花。

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做,只是自己的心,先一步帮他们抬起了手。

软糖很好吃,花也很香。

很甜。


街边店铺的灯光依旧很亮。
鬼切走向了妖刀姬,“晚上好,妖刀姬。”声音清晰的,没有再因吸气而涣散。

妖刀姬没有开口,她只是先把手里的芍药花举到自己脸前,但鬼切还是能看见她的眼睛,金色的,闪着光的,漂亮的眼睛。
他似乎开始回味那颗金黄软糖带给他的甜蜜味道。

他听见她说 :“晚上好,鬼切。”





鬼切和妖刀姬在同一个大学,甚至租的房都是邻居。
妖刀姬还为此思考了很久,“为什么我们从来没有撞见过?”
鬼切倒是无所谓,毕竟他们现在遇见了。

其实鬼切把妖刀姬每天放在他桌上的花都收回了家,夹在了书里当干花签,一朵不少。

妖刀姬那晚把那盆芍药花送给了鬼切养,她也没说理由,只是单纯觉得好看就该送给他。
那时他们还没有确定关系,鬼切站在家门口,接过花盆,说了一句 :“我会全部收下。”

芍药花嫩粉的花瓣,与那时天竺葵重叠。

是爱。



End.
——————————
鬼切x妖刀姬


荒花的粮也太少了吧qwq
悄咪咪改了个表情包,不知道为啥颜色分辨成这样了orz
求喂粮!